当前位置: 首页>>西工大故事>>西工大故事2>>正文

做中国制造的脊梁

 

::陈志列,1963年生,江苏无锡人。1990年毕业于西北工业大学研究生院计算机应用专业,获工学硕士学位。现任研祥高科技控股集团董事局主席、研祥智能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是中国国产特种计算机行业的创始人之一。还担任金砖国家工商理事会中方理事,最高人民法院特约监督员,全国政协委员,全国政协信息特邀委员,全国工商联常委,中国光彩事业促进会副会长,全国工商联科技装备业商会会长、一级法人。先后荣获“第三届全国优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建设者”、“2007 CCTV中国年度经济人物奖暨创新奖”、“深圳改革开放30年10位行业领军人物”、“全国非公有制经济十大典型代表”、获得“光彩事业20周年突出贡献”荣誉等称号,受邀在天安门观礼台参加国庆60周年大典。


 

 

::2008年2月,被称为中国经济奥斯卡的CCTV2007年度经济人物评选揭晓。相对于其他获奖者而言,一个并不为公众所熟知的名字引起了人们的关注,他就是深圳研祥集团董事局主席——陈志列。
::他不仅高调当选“年度经济人物”,还摘走了评委会特设的“年度创新奖”大奖,成为“年度经济人物”评选活动开设8年来独揽两项大奖的第一人,是本次评选活动中最大的“黑马”。
::陈志列身上有太多令人印象深刻的个性特征,高大、帅气,言简意赅却富有激情。在镁光灯下,这是个语言掷地有声、举重若轻的企业家,近距离,你看到的更多是他超出年龄特征的那一缕缕白发。


::虽然陈志列和他所创办研祥集团在行业外的知名度不高,但在业内却是无人不晓。他所在的特种计算机行业,主要是从事工业计算机和军用计算机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产品覆盖军事、国防、航空航天、高端装备、工业、交通、医疗、金融、电力、通讯、物联网等领域,与人们日常生活密切相关。
::创业维艰
::1978年3月,在邓小平主持召开的全国科学大会上,86岁的中国科学院院长郭沫若先生发表了充满激情的讲话,最后一句是:“科学的春天来了,让我们拥抱它吧”!
::而此时此刻,远在辽宁沈阳,爱好文学的初三学生陈志列,正在为读文科还是理科而犹豫。郭沫若的这篇《科学的春天》,让年少的陈志列意气风发。当时他即兴填了一首词《西江月》,最后两句写的是“今学数理就正循,四化誉满全球。”
::的确,在刚粉碎四人帮、开启“四化”宏图的时候,学理工、搞技术是正道。一种油然而生的使命感,促使校园诗人陈志列毅然做出了果断的选择。就此,中国少了个朦胧派诗人,多了个高新科技的领军人物。
::也许是弃文从理仓促了些,1980年的高考,陈志列的成绩不尽如人意。这时,母亲鼓励他说,学校不理想可以挑一个好的专业。陈志列决定选择理工科中含金量较高的计算机专业。本科毕业后的三年间,他在辽宁省机械研究院从事研究工作,仍然坚持刻苦钻研复习,终于在1987年考入西北工业大学,师从我国著名计算机专家康继昌教授攻读研究生。他的勤奋好学深得康教授喜爱,其毕业论文《并行超级计算机系统研究》一直被康老作为范本保存。
::以优异成绩获硕士学位后,陈志列被分配到中国航空工业设计院下属的国有公司工作,这家企业一方面承接国家委派的相关电脑控制系统的开发工作,同时也代理着一个海外品牌的嵌入式产品销售。陈志列既当研发工程师,又做业务员。公司销售的工控计算机不比普通计算机,并非面向大众市场,而是针对那些需要计算机来解决问题的工业企业、工程项目和科研机构。几乎是从零开始跑市场的陈志列,机敏地选择了各城市的科研所作为首要目标。
::他扛着笨重机器,踏上南来北往的火车,看到大一点的城市就下站,然后挤上公交车问售票员:本地最大的研究所在哪里?通过研究所这个渠道,他又打通了与这些研究所合作的各个企业单位和项目工程资源。这种没有确切目的的随机拜访,让他跑遍了大江南北的潜在客户,也对中国市场做了一个较为全面的扫描。
::由于陈志列精通技术,碰到客户的时候,他能非常透彻地给对方讲明,为什么要花钱买这个产品,它又能为客户带来什么,同时他还能帮助客户解决不少技术上的问题。
::一次,他来到济南某研究所,通过招待所的内线电话,找到了相应的科室,正好该科室的两个领导都在。陈志列不慌不忙地说自己是航空部设计院派来介绍新产品的。随即,他围着机器里里外外给对方讲解了整个上午。隔了不到两周,该研究所就派了一批技术人员来北京考察,并购买了机器。短短两个月,陈志列便卖出了6台设备,创下了研究院的记录。
::1990年,陈志列被上级派到西安开拓市场,他背着两个笨重的金属机箱和一大包资料,坐火车硬座奔赴西安。下火车后他没来得及休息,直接就在西工大的食堂里召开了“IPC(工业控制计算机)产品交流会”。他一个人面对着100多位用户和代理商,以出色的口才、扎实的技术和精准的讲解,让整个西北工控行业在几个小时内就记住了他。交流会成功了,订货单纷至沓来。他“千里走单骑”的出色业绩,让公司领导对他刮目相看。
::不久,陈志列被借调到与公司合作的台湾企业刚设立在深圳的分公司。台湾企业指名要求公司提供最优秀的业务和技术人员前往,而符合这一要求的最佳人选就是陈志列。
::1992年,借调到深圳的第二年里,邓小平南巡,改革开放掀起了又一轮热潮,南下创业成了当时有知识、有理想年轻人的梦想。
::陈志列开始对自己的未来进行了规划:台湾企业待遇虽好,但是对于人才成长却有着太多的限制。经过这几年跟用户的接触,他已经熟悉了中国工控市场的状况。多年的市场打拼虽然为他解决了温饱,但对于国内的工控用户而言始终无法解决受制于人的现状。如果不能突破技术的瓶颈,用户只能被动接受国外的二流技术,中国工控产业落后的现状就永远无法改变。
::在深圳赛格公寓810房间里,没有凳子,只有一张双人床。吃完了饭以后,陈志列坐在地上,然后把报纸铺在床上,再把切菜板反过来,在上面写写画画,分析利弊,反复权衡,足足写了四个半月,最后做出了决定——自主创业。
::要辞职的想法刚一抛出,最强烈反对他的是家人。那时他不满30岁,是令人羡慕的国家科研机构干部,是台资企业收入丰厚的骨干,代表着众多年轻人梦寐以求的梦想。爸爸对他说:“你不要太狂啊,在深圳这样的地方,比你能的人多了,在国外获得博士、硕士的海归派就多得数不过来。人家还没胡思乱想,你凭什么?”父母还与陈志列的岳父岳母联合起来找到他的领导,一起劝阻他。
::领导也再三挽留,最后提出了一个折中的建议:“如果你一定要创业,单位可以考虑在深圳成立一家分公司,完全让你主导,由你说了算。有了风险算单位的,有了收益你与单位分享,万一创业失败了你可以回单位继续工作……”。
::第二天一早,满眼血丝的陈志列敲开了领导的房门:“我已经决定了自己单独创业,不能给自己留下任何后路,没有破釜沉舟的勇气就不可能取得成功”。
::研发民族品牌
::1993年7月,陈志列在深南大道上海宾馆后面南光大厦一个不到30平米的房间里,铺开了研祥的雏形。成立之初,公司还没能力生产自己的产品,只能靠代理海外产品起家。公司拿到的第一笔业务是鞍山钢铁公司的高炉改造,当时一次要用12台设备,在中国绝对叫第一大单。后来鞍钢又用了20台,高炉的全日控,用这个做主机。

 


::由于很少竞争,代理一个订单有时甚至能达到百分之几百的利润。陈志列既通技术又懂市场的成长背景,造就了研祥涵盖技术支持的销售模式。正是凭借这个一脉相承的销售诀窍,研祥在后来与国际巨头的客户争夺战中屡占上风。创业两年后,研祥就赚到了3000万元,成为国内60多家工业计算机代理商的龙头。
::此时,与海外品牌的谈判话语权逐渐转移到研祥这边来,而海外厂商对控制了其大部分渠道的研祥,也产生了戒备心理。陈志列对此并不担心,通过代理他逐渐发现,研祥在对一些产品线和国内市场的了解深度上,已经超过了国际品牌。但这个行业由外资巨头把持,德国、美国、中国台湾占据了几乎全部的高端工业计算机市场。陈志列说他“个人的自尊心和民族自尊心都受到了伤害”,自主研发、“中国创造”的梦想在他的内心里继续滋长。
::1995年秋天,陈志列找了深圳一家高档餐厅,请四个创业伙伴一起吃饭。这是一个决定未来的重要饭局。身为渠道霸主的研祥,已经具备了自己做品牌并与国际品牌过招的实力。陈志列在心里做了一个决定:做研祥自己的产品!他唯一的担心是,自己做产品需要将赚来的钱几乎全部砸进去,而创业团队中几个人的想法很有可能不一致。 四个创业伙伴同为研究生毕业,心里都有一股带着理想主义色彩的民族情结。酒过三巡,五个年轻人达成一致,放手一搏。
::辛辛苦苦赚来的3000万元,全部投入到了搞研发、建工厂上,陈志列已经没有退路,而前途亦是一片荆棘。
::特种计算机行业的进入门槛很高,产品技术标准严格、技术难度大,投入高、周期长、风险大。研祥当时在市场和技术方面遇到的竞争对手都是全球顶尖品牌的知名企业,而客户最关注的是产品的性能与可靠性。很明显,仅靠模仿、山寨等方式是走不下去的,唯一可行的道路就是一切立足于自主。因此他坚定地选择和坚持了通过自主研发和自主创新、做好做强自主品牌的道路,排除万难坚持下去。公司创办人是几个研究生,公司取名研祥,意为“研究生的发祥地”,也显示了他们的志向、自信和底气。
::嵌入式行业是综合了多种专门技术的产品开发,在逐渐深入其中后,大家发现研发的困难超乎想象,“把钱丢进水里都听不到一点响声”。很多和研祥同时期、同类型的企业都因为这个原因而中途退出。但是陈志列没有退缩,因为他坚信:“把难做的事情做好就有钱赚,而且会有较高的利润率”。
::在创立自主品牌上,陈志列有深刻的记忆:在德国汉诺威国际电子产品博览会上,为了搭展台,陈志列跑到附近的超市里买榔头。当地的售货员问他:“你要质量好的还是一般的?”他说:“当然要质量好的啦。”服务员的回答让他颇感意外:“那你就要买我们国产的,虽然贵点,但质量肯定好;进口的虽然价格便宜,但质量都不太好。” 这句话深深刺激了陈志列的神经,他把这把榔头带回了中国,把这个故事讲给员工们听,同样也深深刺激了这群有着理工科背景、怀着民族情结的研祥人。“不仅要自己的品牌,还要比欧美人做得更好!”
::“要做就做得比欧美人更出色!”背水一战的陈志列和研祥人全身心地扑到了研发工作中。长期没有周末休息的艰苦工作,让陈志列疲惫不堪。第二年的年三十晚上,在家里吃完饺子后,陈志列躺在沙发上看春晚,可没过一会儿就睡着了,等醒来一看,已经是初二上午了,他足足睡了四十多个小时!
::1996年秋,研祥第一款自主研发的产品问世。客户们都傻眼了,如果不看品牌和厂家,这款产品完全就是欧美货,大到性能指标、小到包装纸箱,都跟欧美的产品处于同一水平上。
::研祥第一款产品的订单纷至沓来。站稳脚跟后,陈志列用自主研发的产品逐渐取代了代理产品线,最终完成了向品牌厂家的转型。第一步是兼容性的阶段,而PCI总线几乎是与竞争对手同步的,所以研祥完全按自己的模板来做。1999年底,研祥开始进入主板生产,并且于2002年在国内率先推出P4级工业主板——“祥龙1号”。
::从市场的角度来看,伴随着中国嵌入式产业的不断成熟和中国经济的不断发展,社会化大生产必然会要求嵌入式产业链上下游携起手来,为市场提供科技领先和研发进度统一的产品。从1990年到2000年这段时间,整个国内市场的需求更是以40%的速度高速增长。陈志列和他率领的研祥人正是抓住了这个千载难逢的良机,挺过了艰难的创业阶段,迎来了春风沐浴的成长期。
::“1989年,IBM最早把这类产品引入中国,称作‘工业PC’,但到底什么是‘工业PC’?很多人不明白。”陈志列说。于是,研祥“发明”出“工控机” 这个新名词,这不仅成了业内的通用说法,而且被收入中国工业计算机“族谱”,同时,也催生出庞大的“工控机”行业。陈志列被国外媒体誉为中国特种计算机行业的创始人。
::2005年12月,研祥智能同国际知名IT企业英特尔公司签订了《英特尔-研祥智能嵌入式应用解决方案及产品和市场联合开发一揽子协议》,代表着研祥智能与国际顶尖嵌入式供应商共同打造中国嵌入式产品市场第一品牌,并成为唯一在技术应用领域达到国际水平的中国企业。研祥现在的研发队伍超过1000人,建立了中国最强大的嵌入式技术研发中心,掌握着特种计算机的核心技术。2007年新推出的特种计算机“天傲2007”在世界上属于首创,还拥有自主定价权。主导制定了中国工业计算机行业已经颁布的24国家标准,研祥的市场份额和技术领先程度连续八年位居同行业中国第一,世界第三。有全球首推的产品,有自主定价权,也就拥有了市场的话语权。
::坚持自主创新
::在特种计算机行业,历来都是欧美公司垄断的领域,德国西门子、美国GE,都是耳熟能详的巨头和老大哥,要在这样的高科技领域创业成功,仅凭激情是不够的。
::由于中国的国情,自动化设备运营的工况环境要劣于国外。抗干扰能力的比拼,就成了研祥与海外巨头竞争的一大突破口。在公司的恶劣环境实验室,设定的温度从摄氏零下50度到零上120度,另外还设有湿度、震动、电磁干扰等方面的测试。从研祥厂房出来的产品,要在这个实验室里呆很长一段时间,能顺利通过的,才打包到终端客户。
::2002年深圳地铁一期计算机控制系统公开招标,研祥和德国巨头西门子站在了最后的擂台上。深圳地铁的工况环境非常潮湿,且电磁干扰非常大。两家对决的方式是,每家出10台设备,并用包装封闭起来,让人看不出哪台是哪家的,然后放在恶劣的工况里运转两周,谁的故障率低,谁就胜出中标。
::最后正式公布的结果:10台出故障的设备里,西门子占了9台,而研祥仅有一台!这一战让研祥在地铁领域扬威立名,后来深圳地铁从二期开始就只用研祥的设备,广州地铁从一期开始、北京地铁从五期开始也都只选择更加可靠的研祥。
::有一次,华为有一个关于3G基站的大项目。华为与研祥谈技术方案时,派出了28个不同细分领域的技术人员。而令华为人吃惊的是,谈判桌另一端的研祥竟然也拥有28个对应细分领域的技术人员与之接洽。
::双方的技术人员两两对应,不出半天便统一了终端接口、频率参数等繁琐的技术规格。华为分管技术的老总向上级反映:“商务条件怎么谈我们不知道,你要再选其它家,我们就搞不定啦。”于是,第二天研祥就拿下了华为这单大项目。
::在后来的一次自动化研讨会上,一位德国公司大中华区高层问旁边的陈志列:Chen,你知道全世界自动化人才最多和整体素质最高的人群在哪里吗?陈志列很谦逊回答:德国。这位老外很认真地说:NO,现在不是了,是你们中国。对此,陈志列总结说:“我想这是打出来的,如果没有经过市场上的较量,一个跨国品牌不会这么诚恳”。
::从一开始,研祥就重视来自全球的专业性交流。1998年陈志列第一次去参加在德国汉诺威举办的国际电子产品博览会,“全世界所有在技术方面有优势的公司都会去参加这个展会,当时只有四家中国企业,这个行业就我们一家”。陈志列不光去参展,而且还买了一个特展的展位。那时显然不是研祥打国际市场最好时机,仅是“抱着交流和学习的心态”去的话,花大钱买这个特展的做法就显得太奢侈。但陈志列不这么认为,他觉得“这是研祥发展中的必要投入”,就这样以后每年都跑去参加,而且一律买最好的特展展位。“现在你再去这个国际展览看看,你会发现中国有500家公司前来参展,这个时候,你会发现自己多年来在这些国际窗口方面的投资是对的”。
::二十年来,研祥平均每年的新产品研发投入占到年销售额的10%。为了要有后劲,陈志列更注重于关键技术的预研和突破,在新产品战略、计划、人财力安排等方面都保证落实“生产一代、研发一代、预研一代”,这样才有可能取得领先的核心技术,掌握独门兵器。这样做的结果是,研祥做到了每年40%的新产品推出,其中约20%为全球首推的新产品。
::研祥在产品技术的研发方面,不靠中式大厨式的大拿、专家,培养的是一个有明确分工的研发团队,由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这样出来的研发能力是可持续的、稳定的。同时还注意重视技术积累与知识产权的保护,做到厚积薄发。
::陈志列一直强调,对于关注产品可靠性的人来说,价格战是没有用的,关键在本事、在技术,只有掌握核心技术才会受人尊敬,才能让企业保持竞争优势。研祥凭借着多年来坚持技术创新、自主研发,拥有了一大批国内外领先和先进的核心技术。在参加轨道交通、自动化项目、新型加固计算机、海上风电核心设备等项目的招标竞争中,多次战胜了德国、美国和俄罗斯等国际巨头企业。
::依靠领先的技术创新能力和实力,研祥主导制定了本行业已经颁布的全部二十四项中国国家标准,建有国家特种计算机工程技术研究中心和国家重点实验室,承担起了引领带动行业发展、提升产业链整体竞争力的责任。
::在全球科技界,有一个心照不宣的共识:最牛的品牌往往是控制着最高端的技术和最核心的部件,然后通过嵌入将自己的品牌标志打在其他品牌的产品上,而获得品牌推广的效果。比如,英特尔控制了最核心的芯片技术,其他电脑品牌要用它的芯片,就必须在自己的产品上打上“Intel Inside”的标志。
::2008年,陈志列推出“EVOC Inside”战略,这意味着采用了研祥核心技术的设备,都将逐渐打上研祥“EVOC”的标志。研祥是全球范围内的第二家!
::非经典管理模式
::在公司的经营管理和企业文化建设方面,陈志列也有许多特色鲜明的独到之处。
::为了招揽人才,研祥在1995年8月的《计算机世界》报上打了1/4版广告,当时陈志列定下的题目是“高薪诚聘高手”,但由于打字员疏忽,打成了“高手诚聘高手”。结果,这则招聘广告竟然在全国引来了100多位“高手”竞聘,其中包括后来的公司总工程师朱军。在江浙一带的工控行业里,朱军也算得上一个人物,看到这则广告后的反应是,这家公司太牛了,得来会会!朱军凭着对成功的梦想,不远千里从老家宁波来到了深圳,投奔到研祥。陈志列见到朱军后只说了一句话:“就凭为这句话就敢来深圳闯荡,这样的人我要了!”据说,年底时这则广告被那家报纸评为了“年度最佳广告用语”。
::前些年,离开深圳的旅客,从同乐关驶上机场高速公路,就会看到一个巨大的广告牌:“研祥智能( HK8285)”。一家在香港上市的专业公司股票、一个非大众消费的特种计算机产品,有必要花大价钱这样打广告吗?
::陈志列语出惊人:“我就是打给坐飞机的人看的”!
::有一年投标,两家产品不分上下,最终裁决放到了客户老总案上。老总想了想:“研祥?好像在哪里见过?哦,是在首都机场高速路的广告牌上,这家公司有实力!”一锤定音!而陈志列讲过这个故事后,深圳许多高科技公司都争相在机场高速路上大打广告。
::2004年11月,一本人民邮电出版社出版的《非经典管理》出现在北京各大图书销售市场,而后在短短两个月之内,就跻身各大排行榜的前10名,引起了学术界和经管界的关注,而这本书正是对陈志列管理模式的总结。陈志列认为,传统的经典管理模式并不适合研祥这种创新型的企业。经过多年摸索,他发现了一种最适合自己的管理模式,由于和传统的经典管理模式大不相同,所以被称为非经典管理。
::在工作过程中,研祥人坚持“一张纸、一支笔、写清楚、给专人”的原则,后来升级为“用电脑、用网络、写清楚、E专人”的原则。对于创新:研祥人主张专事专人做,新事新做法;雷同永远落后,创新才有发展;允许工作出错,不许拖延不做。企业宗旨:诚信祥和,永续经营,公司从来不去评判个人之间的恩怨是非,一切从实际出发。
::研祥在公司内部淡化级别,强调同事之间必须称名道姓,不得以“某总”、“某经理”来称呼,并且要用全名。公司中不乏因称呼他为“陈总”而被罚款的员工。
::陈志列要求下属“说事”,而不要讲故事。他认为,过多叙述过程或原因是低估了大家的判断力、是浪费时间。否则就是推委责任或准备不足、思路不清。
::此外,研祥人不能隐性恭维;对于行动力和执行力,要么左转,要么右转,就是不要刹车;在面对市场进行人际沟通时要忽悠,在面对问题和工作沟通时禁止忽悠。
::陈志列的执著与直率造就了研祥公司独特的企业文化。研祥公司多年所形成的工作作风、沟通习惯无不带有其舵手陈志列的鲜明印记。“非经典管理”给员工们建立了一个高效透明的工作平台,激发着大家的创造力,也使研祥一直保持着无尽的活力。


::2009年,凤凰出版社又出版了《研祥——再造非经典》一书,进一步剖析了非经典管理经验的内在根源,全面总结、提炼了研祥在企业管理创新和企业文化建设创新方面具有鲜明特色的各种理念和经验,受到企业管理界专家的好评,更受到众多民营企业家的追捧和学习。
::报国圆梦正当时
::2009年,研祥先在深圳斥资10亿建设全球特种计算机行业最大的生产研发基地,又在西安投资5亿元兴建研发生产中心,向着“世界第一”之路迈出了一大步。
::陈志列身兼多个专业及民间协会组织的职务,经常在媒体亮相。他与各级领导侃侃而谈,为国家的产业升级出谋划策,为民生民意大声疾呼,是每年“两会”上的明星人物。作为教授级高工、博士生导师和国家特种计算机工程技术研究中心主任,他还拥有国家“863计划”项目评审专家组成员等一大堆头衔,是行业内的专家和权威。
::研祥科技大厦成了深圳市政府接待来访嘉宾的标志性“景点”,党和国家领导人多次前来视察参观。2012年12月9日陈志列向在广东视察的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同志汇报了研祥以创新驱动稳健发展的成就和对民族工业发展的建议,受到习总书记的重视和鼓励。经中组部推荐,自2013年3月份起,陈志列出任习近平主席的金砖国家元首会议高级顾问。


::2010年9月5日,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胡锦涛同志出席纪念深圳经济特区成立三十周年庆典活动,陈志列向胡锦涛同志汇报了研祥的创新发展成就,得到胡总书记的充分肯定。


::作为校友,陈志列和他的研祥集团多年来一直与西北工业大学保持着紧密的合作关系,在重点应用项目研究、关键产品技术攻关等产学研交流合作方面不断取得新成果。最近研祥集团又与西工大国家保密学院合作,由双方联合、在西安研祥公司共建国家特种计算机工程技术研究中心西安分中心;同时在深圳研祥总部和西安研祥公司分别设立国家保密学院的学生实训基地。西工大于2010年授予陈志列兼职教授,目前正在指导博士生。
::陈志列认为:世界公认的强国,都有一些全球都知道的工业品品牌,比如美国的GE,德国的宝马、西门子,日本的三菱,它们代表国家的实力,具有全球各个角落的渗透力。中国目前有吗?没有,在中国这种渗透力的情况下还没有。但是,当中国即将成为全球第一大经济体的时候,中国必然会有一些品牌,在全球有这种渗透力、震撼力、领导潮流的这些工业品品牌,我希望研祥能够成为其中之一。


::在提到今后的目标时,陈志列说:我们民营企业家共同的报国梦就是让中国企业的利润更高、在国际上的核心竞争力更强,让国家的税收更高、GDP的含金量更高,让老百姓的收入更高、生活更幸福,让中国人更加自信!这就是我们民营企业家共同的报国梦!


::
::
::(陈海林 撰稿)

 

 

 

 

 

上一条:沙漠红柳 下一条:用西门子技术诠释人间大爱

关闭

版权所有:西北工业大学校友会    联系电话:029-88493119    邮箱地址:xyh@nwpu.ed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