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西工大故事>>西工大故事2>>正文

岁月“精雕”出的奇迹

 

::蔚飞,1962年生,山西朔县人,1986年西北工业大学机械制造专业毕业,获工学硕士学位。现任北京精雕科技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裁,北京市第十二、十三届、十四届人大代表,门头沟区十四届、第十五届人大代表,人大常委会委员,北京市工商联执行委员,北京市门头沟区工商业联合会副主席,门头沟区慈善协会副会长。荣获北京市劳动模范、“双爱双评”活动优秀职工之友、优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建设者、捐款先进个人等称号。

 

::初识蔚飞,记者感受到的是一份深刻、沉稳。中等个头,灰白相间的头发和刻着皱纹的额头下,是一双笃定而睿智的眼睛。他不苟言笑,仿佛总在思考着什么;常常穿着淡蓝色工装和怀旧牛仔裤、踩着一双布鞋,他健步如飞,仿佛总在追寻着什么。
::他告诉记者:20年来,他一直不断思考着精雕机床的技术革新,而他一直不懈追寻的是“精雕”与“精雕客户”共同的成长。
::创业之初:一位“车间主任”的创新梦工厂
::1994年12月,在海淀区某地的一间地下室里,北京精雕科技有限公司正式成立。这是国内首家“数控雕刻”设备制造企业,蔚飞担任公司的执行董事兼总经理。公司创立之初,企业只有三个人,而那一间狭小的地下室既是办公室又是生产车间。
::20年后的今天,蔚飞带领下的北京精雕已变成一个占地22万平方米的中型高新技术企业,它拥有年产精雕机12000台(套)的科研生产基地,并在国内以及香港、越南等地区开办了56家分支机构和16家全资子公司,成为行业的排头兵。
::老员工说,精雕20年的变化,沧海桑田;新员工说,在精雕这个企业,似乎每一天都有新的变化在发生。然而,不论在老员工还是新员工的眼里,精雕永远有一个地方不会变——蔚飞的那块车间里的“自留地”。 在这块“自留地”中,蔚飞力排众议,投入大量财力、精力和物力进行了不间断的机床切削试验、抗震性能试验、伺服参数调试试验等数不胜数的试验,突破一个个阻碍数控雕刻技术发展的瓶颈,攻克一个个技术难关,创下了许多国内第一和国际先进:第一台精雕数控雕刻机床,第一台伺服驱动的数控雕刻机,第一台完美呈现高光加工技术的数控雕刻机,第一个面向数控雕刻的五轴联动数控系统及其大范围的市场推广应用等。
::精雕CAD/CAM软件SurfMill7.0和三维虚拟雕塑软件ArtForm2.0的应用能力达到国际先进水平,部分功能超越国外的同类软件。精雕自主研发制造的直驱转台,已达到国际先进水平;对阻碍数控雕刻机发展的关键零部件——高速电主轴技术的攻克和日臻完善,使精雕数控雕刻机再次更新换代。在机测量和补偿技术的开发和创新性应用填补行业空白,成为下一轮精雕产品领跑行业的关键技术之一。
::“他是老板,更是一名一线技术工作者,我们和他不会有什么距离感,因为他爱带着我们一起攻坚克难,所以我们都偷偷的管他叫‘车间主任’。” 一位技术员这样说。
::蔚飞告诉记者,他深爱着这身工装,每当置身于这块“自留地”,暂时抛开一位经营者、一位管理者的角色之后,又可以成为一位纯粹的工程师。他醉心于技术创新,享受着沉浸在一线车间里突破各种技术难题的别样幸福。
::“那么,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所尝到的滋味,是香还是涩?”记者追问蔚飞创业之初的记忆。
::“起初更多的滋味是酸涩。”蔚飞坦然回忆起28岁时的自己。曾经是一名研究所技术员,因为勤奋和聪慧,总是在技术工作业绩中遥遥领先。许多人不能理解他为什么会选择放弃稳定的工作去“下海”。可在蔚飞的心中,有一个大大的梦:他希望亲手将机床相关技术转化成真正的生产力,发明制造中国第一台自主知识产权的雕刻机!去创业 !满腔的激情和热血,让他走上了创业之路。
::然而,90年代的中国,数控雕刻机应用的范围很窄,设备都是从国外进口,许多人甚至还不知道国内有生产数控雕刻机的企业。精雕公司成立之初,由于人员少,产品的研发和市场的宣传都不到位,一直在困境中艰难前行。
::“那几年,我没什么归属感,特别是夫人孩子都跟我一起漂在北京,心里不是个滋味儿。但我总有一个信念,就是不放弃,要坚持。”


::1995年的夏天,精雕公司迎来了转机。一位做胸牌雕刻的客户耿总,公司里一台价值25万元的日本雕刻机在使用过程中出现了故障,可是还有许多紧急任务需要完成。当找到这台进口机器的代理商,提出的维修费高的惊人,而且维修工程师到达现场的时间还需要很长。焦急万分之际,他的一位朋友建议他到精雕公司看一看。耿总来到精雕看到机床,当天就买走了一台雕刻机,并在订单周期内,圆满地完成了订单任务。
::“有国产精雕机了!”这一消息迅速在雕刻行业中传播开来。
::蔚飞的“创新梦工厂”,也开始变得热火朝天。
::
客户至上:甘坐冷板凳的Boss暖男
::“也有许多吃完螃蟹尝鲜后就失败了的企业案例,精雕是怎么持续‘保鲜’的呢?”记者想从蔚飞那里揭开更多成功创业的谜底。
::在蔚飞看来,精雕机是一种工具型设备,所以精雕公司的市场空间必须靠发展“增量”来保证。他的心底深耕这样一个经营理念——“客户的发展才是精雕的发展”。他说:“做一个企业,不听客户的话你永远也走不动。你必须适应客户,而不是让客户适应你。”
::从1996年开始,蔚飞带领团队研发雕刻CAD/CAM软件,到2004年时历经了三次技术上的飞跃。为了保障给客户提供更优质的服务,做软件出身的蔚飞, 决定延长产业链条、拓展服务范围,将精雕打造成为一个“既做机床,又做数控系统,同时还有自主知识产权的CAD/CAM软件”的高科技企业。
::那时候,这种“1+3”的产业模式,不仅国内没有,即使在世界范围内,也极为少见。蔚飞的压力和困难非常大!
::“只要客户需要,再大的难题,我从不畏缩。”蔚飞说。
::随着客户需求的升级,传统的步进驱动系统已经无法保证精密切削的稳定性和高效率。交流伺服较高的速度、电流增益可以带来高的伺服系统响应和刚度,从而减小机床的加工形状误差,提高定位速度。因此,客户与市场都迫切期待能有一款以交流伺服系统为驱动单元的更高加工性能的高精度数控雕刻机床的诞生!
::很多精雕工程师、技术人员都说伺服系统精雕机绝对是一个“冷板凳”,技术投入太大,看不到希望,很可能白白浪费时间、金钱和精力,最后竹篮打水一场空。
::“那时候,我身上有一股油然而生的使命感。我要把它调试出来!”蔚飞说。
::蔚飞果断推掉一切商务接待、市场经营等事宜,又回归一名“车间主任”,端起陪伴自己20年的那个“小板凳”,径直走向机床调试车间。这一坐,就是整整60天。
::一个人,一台机床,一个板凳,一场鏖战。
::蔚飞没有辜负客户的期望!他从“速度环”“位置环”“电流环”等五个核心参数入手,每一组参数的组合,对应着一个运动控制趋势。蔚飞从几十万次的组合中,找到符合伺服系统特性的规律,也成就了国内第一台交流伺服系统数控雕刻机诞生的工程技术基础。
::很快,当精雕公司将可以提供更高定位精度和轮廓切削精度、更稳定性能和更高效率的精雕机呈现在客户眼前时,客户们有些吃惊。“北京精雕给我们带来的不仅仅是物有所值的产品,更给我们带来了超出预期的服务。蔚飞,是一个温暖的老板。”精雕的客户如是说。
::2008年,北京精雕全面进入要求更高的工厂型客户群体,响应客户的需求,北京精雕开始配合用户做一些专业性很强的产品,从单纯的卖产品转型为进入用户的工艺规划环节,成为用户的工程部,不计代价地为用户提供完整的工艺规划和加工方案,并一直坚持到现在。这些年以来,北京精雕对用户需求的响应机制也日趋成熟,遍布全国的56家分公司里,1000多名员工时刻关注着用户提出的要求,并以最快的速度向北京总部报告,北京总部同样以最快的速度做出反应,为用户提供最优质的解决方案。
::蔚飞的“暖”不止体现在技术方面的支持,而且还为客户提供增值服务,如:为客户寻找活源、储备人才、搭建客户交流平台等等。他喜欢把客户称为自己创业路上永远的 “小伙伴儿”。他说:“既是小伙伴儿,就要一起成长。”
::Boss暖男的形象,就这样印在客户的心坎里。
::员工至亲:老板的“刺儿”员工挑
::“如果说创业成功的谜底是客户至上的理念,那么精雕成功的秘诀是什么呢?”记者思忖着一个企业20年持续蓬勃的生命力何在。
::当记者来到精雕公司的廊坊厂区,刚进主楼大厅就被一面用精雕工艺完美呈现的铝合金二维码幕墙所吸引,8.5×8.5平方米的空间,刻满了4000员工的名字,恍然悟道——原来,精雕是一个“家”,这里的人们,都被蔚飞当作至亲。
::“他是一个宁愿自己受累,不舍得员工受累的好大哥。”一位跟随蔚飞创业多年的老员工回忆起十多年前的精雕“破茧成蝶”的一幕。
::精雕公司起步阶段在广告标识行业的成功起到了一个示范效应。2000年一批企业开始制造数控雕刻机,他们并无自己的核心技术,机床简单集成,盗版精雕软件,产品不求品质。到2003年时标识雕刻市场逐渐饱和,大批小型生产厂家的涌入最终引发了残酷的价格战,导致客户的要求走向低质化,这种趋势极不利于数控雕刻行业的发展。
::面对危机,蔚飞毅然放弃相守8年的成熟市场,决心为数控雕刻行业寻求一个崭新的发展空间和市场。这个市场应当具有较高的技术门槛,用户要求更高。
::一年时间,蔚飞又回到机床身边,不断调试、试验,发挥小刀具雕刻在“根角”处的加工优势,以替代手工劳动为目标,在行业内率先攻克金属刻字的难题,并逐渐拓展到小平面、小区域、小曲面的铣削加工。从此,北京精雕全面转型进入模具行业,完成了从广告领域到工业领域的华丽变身!


::然而,孕育这次“华丽变身”的每一个日夜,蔚飞的双手都扎满了金属针刺。金属刻字试验过程会导致金属材质的针状小刺扎入机床操作人的手中。每一次金属刻字试验之后,蔚飞都会用扎满针刺的手,连忙记录下试验数据和结论。一轮一轮的反复试验,蔚飞顾不上“挑刺儿”,车间里的员工们看着实在心疼,就插空跑到蔚飞面前,让他腾出双手,给他“挑刺儿”。
::“满手的刺,您就不觉得疼吗?那么疼,试验怎么继续?”记者不禁问起蔚飞。
::“那时,只想着每做一次试验就离金属刻字的实现更进一步,刺痛的感觉刚开始是有,后来就习惯了。”蔚飞脸上洋溢着微笑,记者眼前依稀勾勒出十多年前,员工们插空来给他“挑刺儿”的温暖情景。
::时光像是一把“筛子”,滤去了疼和苦,沉淀下来的是员工与蔚飞彼此相扶的幸福。
::在精雕公司的技术创新方面蔚飞是领头人,而在员工个人能力的发展方面他则甘为人梯。由于精雕是蔚飞白手起家创办的公司,创业初期规模很小,招聘的员工大多出身寒门,或是刚走出校门的学生,学历或能力相对较低。为了使加盟精雕的员工都能在事业上得以发展,他不断地搭建着一个个定制化的平台,只要员工有好的想法,他便以最大的财力予以支持,让员工在适合自己的平台上发挥最大的潜能。目前,精雕的几个关键岗位的主要负责人,都是跟随蔚飞一路走来的老员工。一个在精雕工作了10多年的大区总监风趣的说:“我从一个刚走出校门的学生,逐步成为班长、排长、连长,现在已统领一个加强营了”。就这样在蔚飞的带领下,他的兄弟们一路摸爬滚打,不仅为客户造就了一款好产品,而且还培养出了一批行业专家和领军人才。

 


::随着精雕公司的发展壮大,蔚飞更多的为“家人们”的衣食住行“操心”。他为员工提供免费住房511套,为市内住家的员工提供班车;成立职工工会组织,从组织形式上保障员工的各项权益;组织旅游、提供健身场所等方式丰富职工的业余文化生活。
::蔚飞认为:授之于鱼,不如授之以渔。精雕公司花费大量财力进行技术培训,为员工提供发展空间。20年来,看着“孩子们”从一名毕业生,逐步成长为技术专长者甚至技术专家,蔚飞很是欣慰。“精雕是我的第二个家,也是我的第二所学校。这些年,有过许多公司挖我,我不曾想过离开精雕,我告诉猎头,老板于我,有知遇之恩。”一位技术主管这样告诉记者。
::企业的“家”文化,几乎是每一个企业家所倡导并期望的。因为老板们深知,人们对家才会不离不弃,才会甘心奉献。
::蔚飞,做到了。
::仁者不忧:男儿有泪不轻弹
::他是客户心目中的“暖男”,员工心目中的“大哥”,他还是门头沟的“十大好人”。“创造就业,贡献税收,是他作为一个企业家的社会责任;热衷慈善,捐资助学,是他作为一个忠厚长者的良心之举。筚路蓝缕,他终成达者!舍财广施,他兼济天下!”这是一段引自“门头沟十大好人”的颁奖词,也是对蔚飞真情回馈社会的写照:抗击非典、汶川地震、玉树地震、721暴雨灾害,每一次赈灾捐款,他都慷慨解囊。蔚飞多次荣获北京市劳动模范、门头沟区优秀人才奖等奖项,所得奖金全部捐献。在不到10年的时间里,北京精雕用于慈善事业的捐款捐物累积金额达到1000万元。
::蔚飞是个公认的“仁者”。
::2009年经济危机情况下,许多企业破产、裁员。蔚飞不但不进行裁员,员工工资不降反升,同比增长11%。他说自己每天醒来想到自己肩膀头担负着4000人的工资,就动力十足。然而这个“动力十足”的硬汉也有落泪的时刻,那是在2010年精雕公司的年会上。蔚飞向全体员工道歉,他很愧疚自己没有做到“急员工之所急”。“我只想到增发工资是一件好事,公司规模迅速扩展,计算工资增幅的工作量激增,没想到几天的时间错后,会给贷款购房的员工增添还贷信用危机。”现在说起五年前的年会,蔚飞的眉宇间,依然藏着深深的愧疚。
::七尺男儿,创业之初的玉汝于成,业务转型的破茧成蝶,商海沉浮的滞碍挫折,都不曾落泪。这一次,他落泪了。
::这泪珠,让“精雕人”真正感受到自己在这位仁义老板心中的分量有多重!
::都说“仁者不忧”。蔚飞的战略眼光又让精雕再次抓住了消费型电子新产品持续创新所带来的巨大市场机遇,一举进入了某些顶级的国际化大型电子制造企业,并成为该类企业生产线上唯一的国产设备。2010年至2014年企业工业总产值持续快速增长,尤其是2014年精雕数控雕刻机产能突破12000台,产值超过38亿元,销售收入突破26.9亿元,上缴税金超过3.46亿元。北京精雕被列入“国家火炬计划重点高新技术企业”,并承接多项国家和市级科研项目;精雕技术中心被评为北京市级企业技术中心;企业主导产品——精雕数控雕刻机荣获“国家重点新产品”等称号,拥有70余项国家专利,广泛应用于3C产品、精密模具、医疗器械、木雕、航空航天等二十多个领域,市场饱有量超过70000台,国内外用户数量超过15000家以上。
::面对精雕过去20多年取得的累累硕果,蔚飞却不断向记者谈起“使命感、危机感”。蔚飞自谦的说,自己是一名“永远的创业者”。
::母校情结:“精雕”上的工大烙印
::“您最难忘的母校老师是谁?”采访接近尾声,蔚飞带着记者进入了他青葱岁月的斑斓记忆。
::“我的辅导员王润孝老师”蔚飞不假思索的回答:“他是一个特别细腻的老师,当时我们宿舍几个都是单位委培的硕士,归属感本不是很强,但王老师常常来宿舍嘘寒问暖,给了我们很多关怀和温暖,从那以后,西工大就成了第二故乡。”
::“还有一位傅正阳老师。”蔚飞的眼睛仿佛闪烁起光芒:“他上课时的一句话,点醒了我,他说研究生和本科生最根本的区别,是你不要坐等老师来教,而是自己去钻研,去探索!”
::有人说,同一所大学毕业的学生,会传承相似的基因。
::蔚飞身上如向日葵般的“温暖”和始终不言弃的“科研攻关能力”,正是沿袭了母校西工大在他骨子里注入的满满正能量。
::20年间,不忘师恩。作为西工大校友的蔚飞一直默然关注并支持着母校的发展:自2012年起,先后在母校机电学院、软件与微电子学院、理学院设立了“精雕奖学金”,培养了千余名母校学生。积极参与旨在帮助贫困新生的“爱心直通车”,成为第一批“爱心直通车荣誉列车长”。2014年,成立了“西工大软件学院—西安精雕”工业软件联合创新实验室暨实训基地,为在校学生提供了学用结合的平台。除把最新的精雕产品赠送给机电学院用于教学科研外,2014年,一次性向学校工程训练中心赠送十台价值500万元的精雕设备,并附赠相关软件设备及培训。
::20年,弹指一挥间。
::不曾放弃的“精雕”事业,同样,也“精雕”出这位镌刻“工大烙印”的蔚飞。


::
::(精雕公司 供稿)

 

 

 

 

 

上一条:用科技编织航空报国梦 下一条:壮志为国筑海防

关闭

版权所有:西北工业大学校友会    联系电话:029-88493119    邮箱地址:xyh@nwpu.ed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