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西工大故事>>西工大故事2>>正文

用科技编织航空报国梦

 

::樊会涛,1962年10月生,河南汝阳人,1986年4月毕业于西北工业大学航空发动机专业。现任中国航空工业集团公司副总工程师、中航工业航空装备导弹总设计师,中国工程院院士。第十届、十一届、十二届全国人大代表。从事空空导弹的设计研制工作,先后担任国家多个重点型号的总设计师,主持研制出了具有世界先进水平的空空导弹,实现了我国空空导弹由第三代向第四代的跨越,填补了我国空空导弹领域发展的多项技术空白。 被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授予“高技术武器装备发展建设工程重大贡献奖”,被中组部等授予“第二届国防科技工业杰出人才奖”,获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等奖项。

 

::空空导弹的研制,为我国战斗机装备上了不输外国的“利器”;而这将给对手以毁灭打击的“利器”,则是出自樊会涛担任总师的中航工业空空导弹研究院。
::苦难励志 西安求学
::在改革开放之前,豫西山区很穷,汝阳山区更甚,樊会涛家在汝阳县内埠镇南坡村,是远近闻名的困难户。“红薯面,红薯馒,离开红薯不能活。”这是樊会涛家的真实生活。只有到了年末,才能吃上玉米面和白面蒸的“白馒馒”。
::樊会涛是家里的老大,有三个妹妹,一个弟弟。家里弟妹多,家庭负担重,父母为了供孩子们上学,收破烂、卖凉皮、卖甘蔗,啥都干过,还曾经到河里捡河蚌,用架子车拉到洛阳卖,每斤卖2~3分钱。家中的贫苦,让樊会涛从小就发奋苦读。他所就读的南坡小学离家约2公里路,加上早晚自习,上学的小道每天要跑8趟。别的学生上学路上都是打打闹闹的,只有他边看书,边走路。樊会涛在床头墙上挖了个小洞,放上煤油灯,经常看书看到鸡叫才迷糊一会儿。每天放学,他都要到地里割10多公斤草赚工分,替父母分担家务,草割完了他背不动,就在地里看书等大人来背。樊会涛的初中和高中都是在乡里读的。他是班里年龄最小的,但是最机灵的。1979年,17岁的樊会涛仅在汝阳五高上了5个月,就参加了当年的高考,并顺利地考上了大学,被西北工业大学航空发动机专业录取。
::除了从亲友那里借来的第一年的路费和学费,樊会涛在西安读书7年没有向家里要过一分钱。大学每个月20多块钱的补助和奖学金是他主要的经济来源。即便这样他仍省吃俭用,除了日常生活所用,樊会涛还要把省下的钱补贴家用。
::青年壮志 衷情事业
::报考大学时,他连专业都没有填写,便被录取到西工大航空发动机专业,从此便与航空结缘。1985年,樊会涛在大学入党时宣誓:要把一切献给党。1986年4月,硕士毕业的樊会涛怀揣“航空梦”来到洛阳中航工业空空导弹研究院,投身到空空导弹这个领域中来。正是在西工大多年的学习和濡染,使得他踏进导弹院的那一天,就立志把自己的生命交给航空事业。他深有感触地说:“国家需要强大的国防,空军需要国际一流的武器装备,这就决定了我们的使命是航空报国、强军富民”。


::“我赶上了改革开放的好时候。”樊会涛常挂在嘴边的这句话,不仅仅是因为恢复高考,他才有了从汝阳大山深处走出来的机会,还因为他赶上了我国着力发展国防工业的机遇。他刚刚进入导弹院时,院里正在研制我国第二代改进型空空导弹与第三代空空导弹,以适应现代战争的需要。“一毕业就能参与国家重点工程建设,我很幸运。”面对西方国家的封锁,白手起家,自行研制自己的新型空空导弹谈何容易。樊会涛如饥似渴地学习着,用执着与奉献作支撑,把梦想写进每一寸光阴。他先后参加和主持了多个空空导弹型号的研制及预先研究工作。为拿下重点型号,他和型号线的同事们长期实行“712”工作制,即一周工作7天,一天工作12个小时,节假日在实验室度过是再平常不过的事。在开展多种型号导弹研制和预先研究中艰苦拼搏,初步掌握了空空导弹的设计方法,完善充实了科研试制条件,摸索出了试验技术,突破了一些技术关键点并进行了硬件预先开发。他在一个又一个型号的研发中,成长为一名优秀的业务尖子,在型号研制中挑起了大梁。
::临危受命 航空报国
::2000年6月30日,长期超负荷工作的型号总设计师董秉印訇然倒下。樊会涛还没有从悲痛中解脱出来,重担就一下落在了他的肩上,把他从一个现场行政副总指挥的位置推到型号总设计师、现场常务副总指挥的岗位上,当时他还不满38岁。
::横亘在空空导弹研究院面前最大的难题是技术上的跨越。重点型号武器系统是主动雷达型导弹,直接跨过第三代到第四代,这一跨就是十几年啊。想在最短的时间内把十几年的课补过来,难啊!一些外国专家曾断言:中国要搞新一代的雷达型空空导弹,凭借自己的力量是不可能的,只有聘请外国专家来担任总设计师方能成功。国内一些专家也认为,从我国现有的技术状况来看,国内没有可以借鉴的资料,没有捷径可走,因此,成功研制这种导弹把握不大。而科学技术越接近世界水平,可借鉴的东西越来越少,发达国家的技术封锁也越厉害。
::如此年轻的型号总设计师,当时在行业中还是凤毛麟角。面对四面八方投来怀疑的目光,他心里不免也开始发毛。“刚被任命,我徘徊在生产区的林荫道上,思绪万千。我也很担心自己能不能胜任,但我知道,能承担重点型号任务是我人生的幸运,是一个绝好的报效国家的机会,就是搭上性命,也要把这个型号拿下”!
::走马上任之初,面对社会上的质疑,樊会涛认定行动是最好的答案。于是,他带领着一班人没日没夜地工作。几年的默默耕耘终于到了收获的季节。2003年10月,首发产品的空中试验已进入倒计时阶段,一切准备就绪。这是樊会涛担当总设计师以来的第一次空中试验,几天来他夜不能寝、食不甘味。白天他和试验队的同事们一遍又一遍地做发射前的检查,对空中可能出现的问题逐一分析。晚上他躺在床上,脑海里放电影般地过滤每一个细节。可是,老天偏偏跟他们开了个玩笑:首发试验失败了。
::试验失败的消息似乎印证了人们的怀疑和猜测:重点型号自主研发行不行?樊会涛行不行?“那段时间是我41年来最灰暗的日子。我连续十几天睡不着觉,吃不下饭,偶尔吃点东西,还没咽就又吐出来,我的头发一夜之间白了很多,整个人像得了一场大病。实验队里的战友们也十几天没有一张笑脸,大家的心情都很沉重”。
::面对人们对空空导弹研究院的质疑,对重点型号技术的质疑,对他个人的质疑,他反而坚定了一定要成功的决心。“靶试失利证明科研还有我们没认知的领域,产品还有我们没考虑到的问题。天道无亲,科学是六亲不认的,它不喝茅台酒,不抽大中华,只有老老实实做学问,才能取得成功。”痛定思痛之后,樊会涛和型号线上全体同事团结一心,又开始了艰难的攻关。


::一串串繁琐枯燥的数据,一条条起伏跳跃的曲线,一次次精密严谨的试验,埋藏着多少酸甜苦辣,流逝了多少青春年华。“如履薄冰,唯有时刻谨慎、精雕细刻、精益求精,方能求得生存。”这是樊会涛自型号研制以来最为深刻的感受。正因为如此,在质量问题上,他显得异常的严格,要求严把设计、试验、生产等各环节质量关,使研制全过程信息反馈闭环问题及时归零。
::2004年3月3日,在西北大漠戈壁中,随着指挥员一声铿锵有力的“发射”,经过整改后的首发导弹“轰”的一声,在空中划过一道漂亮的弧线,喷着长长的火舌直奔靶机,只见靶机剧烈地一颤,像礼花一样凌空爆炸,耀眼的火光过后,靶机拖着浓烟一头扎向大漠。寂静的大厅顿时爆发出一片欢呼声:“成功了!成功了!”樊会涛从座位上跳起来和战友们击掌拥抱,情不自禁热泪长流。和着泪水和汗水的成功,最打动人心。
::“天道无亲,天道酬勤”。在樊会涛的带领下,该重点型号最终以发发全中的优异成绩圆满通过设计定型试验。它的研制成功,标志着我国已完全具备了自行研制具有世界先进水平空空导弹的能力,实现了我国空空导弹由第三代向第四代的跨越,填补了我国空空导弹领域发展的多项技术空白,我国的空空导弹水平自此一举提升到国际先进水平!
::国家给了樊会涛和他的团队一个机会,而樊会涛和他的团队回报给国家一个奇迹。
::敢于竞争 再担重任
::2011年是导弹院发展历史上最不平凡的一年,被誉为导弹院“生命工程”的某型号是这一年的主角。为了竞标成功,全院员工铆足了劲,誓要攻下这一关。
::困难压不倒顽强的樊会涛,破釜沉舟的胆识与魄力源于激情报国的决心。在竞标开始后的三年多时间里,樊会涛和他的团队没有休息过礼拜天、节假日,型号线实施“711”工作制,服务保障人员24小时随叫随到,身体疲惫顾不上休息,星夜归来孩子已噙泪睡去。就在2010年新年的第一天,他们还在茫茫戈壁,战黄沙、斗冰雪进行试验,拼搏的精神凝聚成无坚不摧的洪流,没有什么困难能够阻挡他们对胜利的渴望!从实验室的建设到新技术攻关,从理论模型的提出到技术方案的实现,他们克服了重重困难。从建实验室到最终研制出合格产品,他们仅用了一年多一点的时间,而这在平时技术攻关比较顺利的情况下,也需要两年左右。
::最终,在樊会涛的带领下,导弹院以大比分领先对手的绝对优势,赢得竞标最终胜利,顺利成为该型号承制单位。

 


::“作为‘国家队’,我们不但要和国内的对手竞争,更为重要的是我们要和世界上的强者竞争,和我们未来的作战对手竞争。我们的目标就是要研制出具有世界先进水平的空空导弹!”这是樊会涛对责任的理解,也是他对自己的要求。
::凝聚团队 提携新人
::导弹是一个复杂的系统,需要一支庞大的技术团队。对于导弹院技术团队,樊会涛充满了骄傲与自豪,然而在平时,他依然严格要求每一个人。
::在工作中,樊会涛最不爱听的话就是差不多,他要求参试人员回答行还是不行。如果你没有把问题说透,他决不放过你。每天的实验数据他都详细过问,亲自分析。每天送到他手里的报告文件,从不马马虎虎,连一个标点符号和错别字都不放过,经他看过的报告大都作批注,有的甚至是密密麻麻的几页。凡是和他一起工作过的人,无不为他的严谨作风所深深感动。这就是西工大的“三实”作风。
::作为总设计师,樊会涛一直强调技术责任制,把权力充分赋予技术人员,同时责任也落在他们的头上,“对技术人员要充分信任,敢于把工作交给他们,激发他们的主动性和积极性”。
::对于年轻人才的培养,樊会涛也十分重视,他要求型号线每一个专业都至少要配一名年轻的副主任设计师。每次开会时,他都要求先让年轻人发言,对于这样做的原因,他解释道:“老同志说完,年轻人就不敢说了,要让年轻人独立思考。让年轻人尽快成长起来,工作也就一代代传承下去了”。

 


::现在,樊会涛已经在考虑更新一代空空导弹的研发。“现代战争归根到底是空中实力的较量,要想保持空中优势就必须具有先进的战斗机和空空导弹。现在,夺取制空权对战争胜负具有决定性意义,而空空导弹又是夺取制空权的主要武器。”樊会涛说。
::如今,樊会涛已经是一位获得了诸多荣誉的总设计师,高技术武器装备发展建设工程重大贡献奖、国家科技进步奖一等奖、第二届国防科技工业杰出人才奖等荣誉纷至沓来。而每每谈到荣誉时,樊会涛总是很严肃地说:“工作都是大家一起干的,我们是一个团队。我获得荣誉只是作为团队的一个代表”。
::樊会涛当上总设计师后的10多年来,几乎每天都要去看看导弹,每次都要亲手摸一摸,一天不见心里就像缺少了什么似的。同事和家人总是笑着说,他见了导弹的亲热劲儿,就像见到他的儿子一样。
::偶然结缘导弹,偶然走进导弹院,从此便爱上了导弹研究事业。对于樊会涛来说,一切是这么自然与简单。
::无私奉献 情寄蓝天
::见到樊会涛,你会惊讶于他的朴素与和蔼。他总是穿着工装,奔走在每个需要他的地方。他没有华丽的语言,却可以从他一举一动中看到他对科学的严谨和一丝不苟的态度;他没有凌人的气势,却可以从他睿智的眼神中看到敢为人先的创新意识。
::他工作忙,孩子的教育和家务事就都落在了妻子柔弱的肩上。谈起往事,妻子还有所“怨言”,她说,樊会涛从参加工作到现在,每天休息的时间只有五六个小时,繁忙的工作也让他鲜有时间照顾孩子,孩子经常几个月都见不到他的面。逢年过节,他只能买一些年货匆匆给父母送去,又赶紧返回试验室。他常说:自古忠孝不能两全,下辈子我仍然做你们的儿子、丈夫和父亲,我一定把这辈子欠你们的加倍偿还。
::“他对工作细致入微,对自己却粗枝大叶。”妻子这样评价丈夫樊会涛。尤其是在物质和精神生活极度匮乏、气候极度恶劣的外场试验基地,妻子尤为心疼:茫茫戈壁滩,夏季骄阳似火,酷暑逼人,强烈的紫外线经常晒灼了皮肤。到了冬季,冰天雪地,温度达零下30℃,做试验的手都会冻僵,加之气候干燥,水果又少,嘴上起火泡、流鼻血都是常有的事;遇上狂风大作,飞沙走石,工作就极为艰难。但樊会涛依然常年奔波着,与大自然抗争,与外场试验相伴,始终保持攀登的姿势,向着科技高峰行进。
::他是为家人撑起一片绿荫的参天大树,他更是为空空导弹事业扎下根基的西北大漠的胡杨树。
::
::


::(傅高明整理)

 

 

 

 

 

上一条:崇尚实干的“地产女杰” 下一条:岁月“精雕”出的奇迹

关闭

版权所有:西北工业大学校友会    联系电话:029-88493119    邮箱地址:xyh@nwpu.ed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