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西工大故事>>西工大故事2>>正文

夫妻将军

 

::刘长秀,1943年1月生,四川省遂宁市射洪人。1966年毕业于西北工业大学飞机系空气动力学专业。总装备部某试验基地研究员,中国人民解放军专业技术少将,是中国空气动力界少有的女喷流专家;长期从事风洞喷流试验研究,在“神舟”飞船和14种重大武器型号研制建设中发挥了重要作用,为中国航空航天事业和军队武器装备现代化建设作出了重要贡献,荣获全国科学技术大会奖。先后被评为 “全国巾帼建功标兵”和“全国三八红旗手”。2005年荣获第五届中国十大女杰。

::董臻东,1943年5月生,甘肃省兰州市人。1966年毕业于西北工业大学飞机系空气动力学专业。总装备部某试验基地高级工程师,中国人民解放军少将军衔,曾任基地副司令员,长期从事跨超声速飞行器气动力研究与科技管理工作。

::刘长秀和董臻东是中国少有的“将军夫妻”。

 

::在解放军总装备部某试验基地,有一对夫妻将军特别令人注目和钦羡。令人注目,是因为他们是中国少有的“夫妻将军”,并且两人是大学同班同学,1966年毕业于西北工业大学飞机系空气动力专业5311班,毕业后都分配到同一单位工作。令人钦羡,是因为夫妻二人四十年在川西北茫茫群山中默默无闻,为我国航空航天事业和军队武器装备现代化建设做出了重要贡献。
::这对“夫妻将军”的名字是董臻东和刘长秀。丈夫董臻东少将曾任总装备部某试验基地副司令员,妻子刘长秀少将是我国少有的女喷流专家。
::艰苦创业立大志
::1966年,董臻东、刘长秀从西工大毕业后,随即走进了川西北大山深处的空气动力研究基地。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大山沟里生活十分困难,但最重要的是没有设备,规划中的一座座风洞,有的只有图纸,有的连图纸都没有。该时期,中国的歼击机、导弹、火箭等一大批武器型号相继上马,任务书像雪花一样飞来,等待试验的“型号”排起了长队。搞飞机的人来了,对董臻东、刘长秀等科研人员说:“你们知道我们的试飞员是怎么试飞的吗,飞人家的飞机,人家只给一个大概的数据,关键数据还保密。飞机的性能,比如能飞多高、安全边界等只能靠我们的试飞员冒生命危险去摸索。”搞导弹的同志一到基地就给科研人员讲: “因为没有风洞做不成试验,环境试验只好到最热的西双版纳和最冷的长白山去做。一位女工程师在唐古拉山口为追一张数据卡片,追着追着倒在地上,再也没有站起来”。对此,他们感受到了一种沉甸甸的使命和责任。本应该在风洞里做试验搞研究的,可当时不具备试验条件,当务之急是自己动手创造条件、建设风洞。不论男女,不论新老科技人员,一起拦河、架桥、筑坝、开山、修路。没有住房,就在老百姓低矮潮湿的茅草屋里安家;没有办公桌,绘图板就支在饭桌上、水缸上。“为了尽快建好风洞群,造出我们自己的飞机、导弹、火箭,我们准备把一生都扔在大山沟里。”夫妻俩抱定了这样的信念。
::1971年,基地建成了第一座高速风洞。刘长秀作为首批科技人员,投入某飞机的喷流特性研究。喷流试验技术,在航空航天领域有着极其重要的地位。一个国家,如果做不了喷流试验,就无法准确模拟飞行器的真实飞行,就极有可能出现飞机撕裂立尾、火箭因喷流不均倾斜等重大险情,甚至机毁箭亡。该项技术,当时只有美国、苏联等少数航天大国掌握。在中国,无论是试验技术还是基础设备,都是一片空白。在没有老师、没有借鉴、没有资料的情况下,刘长秀和另外7名同事,仅凭着一本使用说明书上简单的曲线和数据,开始了艰难的摸索。在长达12年的技术攻关中,课题组最早的8个人,先后有6人离开了课题组,最后只剩下刘长秀和另一名同事。工作中,所有的模型、装置都必须由自己设计、自己制作、自己安装、自己调试。一次试验中,一根高压管路突然爆裂,碎片在厂房内乱飞,窗户玻璃被打得粉碎。当时,她站在模型后面,才侥幸躲过一劫。“支撑我一次次咬紧牙关挺过来的,是一种强烈的使命感、责任感和事业心。”刘长秀说,“既然搞科研,就必须把它研究透,就必须立志当专家”。该型号飞机喷流特性研究课题获得圆满成功,基地的试验能力得到空前增强,为中国喷流试验技术的长远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该项课题获得部委级科技进步一等奖和全国科学大会奖。
::在世界前沿技术领域写下中国人名字
::为了能让我国自主研制的某型战机早日鹰击长空,刘长秀把目光紧紧盯在了“翼尖支撑后体测量喷流试验技术研究”上,这是一项世界气动界公认的难度非常大的前沿课题,其总体方案论证、实施方案设计、喷流设备建设,一切都要从零开始。作为课题组长,刘长秀既要亲自干,又要进行指导,经常通宵达旦。喷流试验噪音高达130分贝,若达到135分贝,就能把耳朵震聋。为了准确记录试验数据,刘长秀总是站在喷管前近距离观察。长期下来,她的耳膜受到了不可恢复的损伤,留下了耳鸣的毛病。经过不懈努力,基地实现了翼尖支撑后体测量技术的工程应用,达到国际先进水平,获得部委级科技进步一等奖。该成果应用于某型战机喷流特性试验研究,为型号单位提供了全套气动数据,使中国高速喷流试验研究迈上了新台阶。
::推力矢量技术,是发展新一代战机的核心关键技术,刘长秀报请基地批准,着手从国外引进该项技术。几经周折,终于与外方草签了合同。不料风云突变,外方出于特种技术封锁的目的,高层干预,撕毁了合同。这件事刺痛了刘长秀,她清醒地认识到,国防尖端技术靠别人是靠不住的,只能靠自己。她带领课题组的同志,开始了艰苦的自主研究。波纹管空气桥,是该试验技术中的关键部件。刘长秀从近500个成品件中挑选出8对符合要求的部件用于试验,从总体方案到模型设计,从地面调试到试验应用,刘长秀带着课题组解决了一个又一个难题。最后,该项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研究成果成功应用于型号。
::1992年1月,党中央决定实施载人航天工程。逃逸飞行器是 “神舟”飞船的重要组成部分,如果发生意外,逃逸救生系统就显得特别重要。刘长秀担负了逃逸火箭喷流试验研究工作。当时,逃逸飞行器头部多喷管高压喷流试验技术只有少数航天大国科学家懂得。在中国,从试验方法到试验设备都是空白,逃逸火箭喷流试验技术被列为中国载人航天工程必须解决的10大关键技术之一。因此,在中国载人航天工程最初的试验大纲中,逃逸飞行器的吹风试验,被安排在国外进行。但刘长秀觉得,若让国家有基地用不上却花高价到国外去做试验,就太对不起祖国了。
::在连飞船图纸都没有见过的情况下,刘长秀带着课题组先行一步,开始收集、积累资料,并设计、改造设备,多次辗转上海、西安、合肥等10多个城市,对传感器、阀门等设备进行广泛调研。为了研制符合指标要求的测量系统,刘长秀经过多次调研、分析,最终确定在合肥电子科学研究院购置高压传感器。可该院以现有产品精度不够,重新研制耗时长、费用高为由婉拒。刘长秀就从普通工人到工段长,从技术主管到总工程师,直至院领导,反复“公关”。她的执着终于感动了对方,该院破例为他们单独赶制传感器。历尽艰辛,刘长秀带领课题组圆满完成了设备订购和加工,经过安装调试,终于靠自己的力量建成了一套完整的高压喷流试验设备,被专家组鉴定为处于国内领先并达到同类技术国际先进水平。1992年4月,“921”工程专家组到基地讨论有关飞船气动特性试验大纲问题时,刘长秀第一次见到了飞船和逃逸塔外形图。经过多次争取,刘长秀终于拿到了该项任务。她带领课题组的同志对逃逸火箭不同姿态、不同速度、不同高度的300多种状态,进行了上千次地面模拟试验,获得了上万个试验数据,准确地掌握了逃逸火箭喷流影响的基本规律,攻克了道道难关,为逃逸系统的气动外形和结构设计提供了准确可靠的试验数据。2003年10月16日凌晨,当荧屏出现“神舟”五号飞船拖着降落伞平稳降落的画面时,她含着热泪高喊:“回来了!回来了!……”把睡得正香的小外孙都吓哭了。她由衷高兴,自己参与研究的逃逸救生系统被安装在“神舟”飞船上,为“神舟”飞船的成功发射提供了可靠的安全保障。
::董臻东长期从事空气动力学研究、风洞试验技术研究、航空航天武器装备研制及论证等技术工作和科研管理工作。领导和主持过多项“神舟”飞船工程、各类风洞设备建设和技术改造、高新工程技术改造以及国家、部委重大预研项目研制。主持过国防科研试验工程技术系列教材《空气动力系统》丛书的编写。曾担任世界一流大型风洞——2.4米跨音速风洞工程建设副指挥长。获得过国家级科技成果进步二等奖一项,部委级科技进步一等奖一项,二等奖三项,三等奖二项。曾任中国空气动力学会低跨超声速专业委员会主任、空气动力学会理事、四川省中国科技城领导小组副组长及高级技术顾问、四川省纳米科学与技术领导小组副组长、市科协副主席。

 


::乐为育人倾心血
::多年来,作为课题负责人和主要完成者,刘长秀和同志们一道完成了“高速风洞试验数据初步研究”、“测力、测压喷流标模及全机纵、横高速喷流试验技术研究”、“歼轰七”等多项重大课题,在大山深处铸起了一座座丰碑。
::“培养好年轻人,是我们老同志义不容辞的责任,是对国家未来的负责。”这是刘长秀常说的一句话。刘长秀一个强烈而迫切的愿望,就是毫无保留地把自己的知识、经验和教训都传给学生们。为此刘长秀把多年的科研实践总结为《高速喷流试验技术》和《喷流影响与修正》两份教材,把长期积累下来30多万字的技术手稿都贡献了出来,她教育学生少说多做,告诉年轻人怎样做合格的“气动人”和坚强的国防科科技战士。
::1986年,一名大学生分配到她的课题组。刘长秀因材施教以培养工程应用的观点和思维方法为重点,为他设计了可行的主攻方向,给予悉心的帮助,并将自己多年积累的资料和笔记,全部拿出来供他参考。目前,这名大学生已成长为研究员,多次在喷流试验中担当重任。
::1994年,刘长秀为培养年轻同志,推荐了一名刚参加工作仅两年的研究生负责担任了“神舟”号逃逸火箭喷流测力、测压试验,并手把手地传经验、教方法。在其指导下,该同志先后组织了数千次风洞试验.均获得了成功,迅速成长为技术骨干。
::近20年中,刘长秀以乐为人梯的无私胸怀,先后培养出了20多名年轻科技骨干,使课题组成为持续发展后劲足、综合技术实力强的科研群。
::用“四心”撑起温暖之家
::董臻东、刘长秀夫妇是大学同学,又在同一基地工作了几十年,事业上互相帮助,生活上互相照顾,伉俪情深,相濡以沫,共同经营着自己的家。女同志既要在事业上做出成绩,又要操持繁重的家务,其辛苦劳累可想而知,但刘长秀却说:“在事业和家庭上,我认为只要不懒惰、有爱心,二者完全可以兼得”。
::在事业上获得成功的刘长秀,对家庭的付出也是有口皆碑的。人们用“四心”评价她,即对老人孝心、对丈夫关心、对子女爱心、对家庭有责任心。作为单位的科研骨干,刘长秀工作很忙,而丈夫工作更忙。为了支持丈夫,刘长秀毫无怨言地挑起了家庭重担。
::刘长秀刚做母亲的第5天,丈夫就到军垦农场去了。当他回来的时候,孩子已经1岁多了,不认识爸爸。“这期间,母亲怕我吃不消,非要从射洪老家过来帮我照看孩子,可她老人家身体不好,刚过来1个多月就病了,这下我既要上班又要照看孩子,还要为母亲看病,忙得晕头转向,身心疲惫。即便这样,我也从来不叫苦,我总认为:天无绝人之路,有困难就有解决的办法。”半身不遂的父亲在1979年退休后就同刘长秀一家人住在一起。她每天总是天不亮就起床,先安顿好父亲,再为全家人准备早餐。即使回家再晚,也要给父亲翻身洗澡、按摩,在她的悉心照料下,父亲竟能奇迹般地下床行走。刘长秀夫妇育有一儿一女,都是博士毕业。至今女儿都还保存着母亲为她亲手做的塑料布雨衣。为了让孩子们健康成长,具有良好的品格,他们很早就给孩子们订阅了儿童读物,事事以身作则,严格要求,言传身教。一对儿女满怀深情地坦言:如果没有父母无私的爱,就没有我们的今天。刘长秀从不以工作忙为借口而忽视对丈夫的关心。几十年来,只要时间允许,她都亲自下厨。丈夫身上的毛衣毛裤,也是她一针针、一线线织成的。


::将军夫妇对西工大母校怀有深厚的感情,说母校教育让他们终身难忘。巧合的是,他们的儿子和儿媳也都是西工大毕业的学生。“我们家成了西工大世家”,两位将军自豪地说。


::
::(徐澄整理)

 

 

 

 

 

上一条:大海深处“听”水声 下一条:雏凤清于老凤声

关闭

版权所有:西北工业大学校友会    联系电话:029-88493119    邮箱地址:xyh@nwpu.edu.cn